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中心娱乐星闻 办真实出生证

郭树清再添新头衔的这个组织很强大

 

办真实出生证【+QQ:170296458】内部关系操作,一个星期下证,医院存档,包上户,真实医院代开,可安排上医院鉴定真伪和查询档案{100%真实有效}【★专业、 诚信、快速,全套包办★】

郭树清再添新头衔的这个组织很强大




郭树清再添新头衔的这个组织很强大


  21日,刚刚履新的两名正部级官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学东、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有了相同的新头衔。

  央行根据《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条例》的有关规定,经国务院批准,任命丁学东、郭树清为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肖捷、尚福林不再担任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职务。

  3月17日,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德国巴登巴登举行。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会议上透露,2017年,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强调“稳健中性”。

  货币政策的走向,牵动着整个经济的脉搏。无论是股市、楼市、人民币汇率,还是实体经济、大宗商品,都与货币政策有着难以割断的联系。

  那么,央行的“货币政策委员会”,是怎样一个“牵动脉搏”的单位呢?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从央行获悉,货币政策委员会是央行“制定货币政策的咨询议事机构”,隶属于货币政策二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和国务院颁布的《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条例》,于1997年7月成立。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货币政策委员会“应当在国家宏观调控、货币政策制定和调整中,发挥重要作用。”

  根据条例,委员会具体有5大职责:在综合分析宏观经济形势的基础上,依据国家宏观调控目标,“讨论货币政策的制定和调整、一定时期内的货币政策控制目标、货币政策工具的运用、有关货币政策的重要措施、货币政策与其他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等涉及货币政策等重大事项,并提出建议。”

  委员会每季度定期召开会议,通常在3月、7月、9月和12月,但具体日期要在特定会议召开以前提前公开。会上表达的观点将简短记录在会议纪要中,会议纪要将在会后公布。

  也就是说,每年中国货币政策的定调,皆是这个委员会的“集体智慧”。

  如此重要的委员会,其成员也得是“重量级”。“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目前货币政策委员会15名组成成员,主席为央行行长周小川。

周小川

  其他14名委员包括: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学东,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央行副行长易纲,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央行行长助理张晓慧,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

  这15人组成的委员会,可谓阵容强大。从学历来看,有12位博士;在行政级别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央行行长周小川为副国级、另外有10位省部级。不仅如此,《条例》还规定,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应当具有宏观经济、货币、银行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金融专家还应当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从事金融研究工作10年以上。

  事实上,1997年委员会成立之初,人员只有11人。根据当时的《条例》规定,货币政策委员会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二人;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一人;国家经贸委副主任一人;财政部副部长一人;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证监会主席;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行长二人;金融专家一人”组成。

  其中,首任主席为时任央行行长戴相龙。

戴相龙

  2000年和2001年,保监会主席和国家统计局局长相继加入货币政策委员会。

  2003年4月,国务院决定重组货币政策委员会,人员调整为13人,包括央行行长和两名副行长、国务院副秘书长、发改委副主任、财政部副部长、外管局局长、银监会主席、证监会主席、保监会主席、统计局局长、中国银行业协会会长、金融专家。

  自2010年之后,委员会增至3名金融专家,形成现在的15人阵容。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发现,除了戴相龙,还有许多高官曾在委员会任职,包括现任福建省委书记尤权,现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马建堂,现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现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开行董事长陈元,现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证监会原主席肖钢等。

  金融专家方面,则有周其仁、吴敬琏、樊纲等。

  值得一提的是,郭树清此番是第二次进入委员会。上一次是2011年11月,郭树清刚刚担任证监会主席之时。

  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委员会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委员”,有相对固定的委员构成,因此,随着官员的职位变动,会有这种两度成为委员的现象。

  所以,在2013年,调任山东省省长后,郭树清卸任委员之职,“补位”的是他在证监会的继任者肖钢。

  不仅郭树清,两度入选的还有樊纲。2006年8月至2010年3月,樊纲曾在委员会任职3年多;2015年6月再度入选。

樊纲

  “政事儿”注意到,由于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身份,他们公开场合发表对财经领域的“只言片语”,都会被认为“信息量很大”,引起市场关注并解读。

  2015年黄益平出任专家委员时,由于此前一段时间他认为当时的货币政策扩张的程度不够,就被舆论分析为“释放了政策宽松的信号”。

  今年1月樊纲还曾发文谈及房产税:“有一种说法是房产税不管用,你这就违反了经济学的基本常识。如果像美国一样到了3%-4%的房产税你看起不起作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责任编辑:李伟山

美容业乱象调查:女子1万整形被整残 花百万修复


  齐鲁网3月22日讯 微整形,是最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词语,一般通过注射的方式进行。可能有很多人并不知道,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注射整形已经开始兴起。市民王女士有过注射整形的经历,用她自己的话说,十几年前,她走在街上的回头率是300%;现如今,回头率 则是500%。这是怎么回事呢?

  

  王女士告诉记者:“我说我以前长得很漂亮和老外似的,回头率300%。现在可好,毁了容以后回头率500%。走在街上别人说,快看那个女人,好吓人啊。”

  原本长相甜美的王女士为何如今会面目全非呢?这还要从她的一次整容说起。

  王女士说:“朋友介绍去一个生物公司,注射的量太大了,当时他没跟我说注射的是奥美定,说的是英捷尔法勒。当时做了15针,过了五六年的时间,脸上就开始变硬、发红、变紫,开始溃烂。”

  奥美定学名聚丙烯酰胺水凝胶,商品名称“英捷尔法勒”。由于聚丙烯酰胺水凝胶注入到人体内会分解产生剧毒,世界卫生组织已将这种物质列为可疑致癌物之一。2006年4月3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撤消了奥美定的医疗器械注册证,全面停止其生产、销售和使用。

  王女士告诉记者:“当时花钱不多,我是交了10000块钱定金,但是后期修复花的钱数不过来了,最起码一百万应该有了吧。”

  当初花一万元面部注射整形,却要花一百多万元去进行后期修复,精神和经济的双重压力让王女士几近崩溃。

  王女士说:“我半夜爬起来照镜子,看到我的下巴没了,这种打击真的是致命的。”

  如今,王女士依旧往返在修复的路上,整形失败的后遗症可能永远都消除不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现在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心态,面对异样的目光,她已经修炼出一颗强大的内心。像王女士一样,在追求美丽的路上,风险和隐患一直相守相随。流一斤眼泪不如垫半寸鼻梁”,“有了双眼皮能改变你的人 生”,“不要在该在乎美貌的年纪一个劲儿省钱”……微信朋友圈里这些煽动性很强的推广信息会吸引很多爱美女士选择不同的微整形项目。 然而,这些编织在朋友圈里的美容梦,很有可能是一个个看似美丽的陷阱。

  

  2016年1月3日,大连的李雪在朋友的微整形工作室注射玻尿酸,因对方操作失误导致左眼失;沈阳的媛媛约人上门打玻尿酸丰唇,六针下去 脸肿成球;小惠(化名)则因为找了无证美容师注射非法材料冒充的玻尿酸,导致左侧鼻翼坏死。

  3.15前夕,记者联系到了一位批发零售微整形产品的微商。在他这里,有包括玻尿酸、肉毒素在内的各种类型的微整形产品出售,大都号称是进口产品。这位微商毫不避讳地称,他所售卖的产品都是走私进来的。

  这位微整形产品批发商在电话语音中说:”一般现在微整产品都是个人走私,就是不正当的渠道进的。正当渠道进的话就是国家规定的有资质的公司,像我们私人没有这个资质,你想交税也没法交,你不被扣住已经很不错了。“

  从他这里拿货后,这位微商还可以联系当地的注射师给顾客进行注射,注射师再收取一定的注射费。随后,记者花450块钱购买了一支妞拉美斯玻尿酸。付款后,他便把一位注射师的微信号发了过来,并让记者提前联系。第二天,记者就收到了对方快递来的产品。在这份快递单上,寄件人一栏只填写了姓氏和电话,并没有详细地址。随后,记者和注射师取得了联系,并约定了见面时间和地点。

  第二天下午,记者如约来到济南海右商厦的AA整形工作室。十平米左右的房间内简单摆放了一张美容床,就成了一家微整形工作室。

  AA微整形工作室负责人和记者聊天:”我看看你买的药“ ”真的假的?“”我不好评价,他让我给你打针我怎么好评价呢。这东西真的也好假的也好,倒没什么区别。“

  这位注射师在分不清产品真假的前提下就要给记者进行注射。她还表示,即便产品是假的,也出不了什么问题。

  AA微整形工作室负责人说:”你们买到的药物里边,不是通过韩国官方网站或者是我们的代购,都是偏向仿的。仿或精仿就是假药,玻尿酸不含有奥美定都可以。用假药的多了,我们整的多见得也多,只要不打栓塞就没毛病。“

  《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负责实施医疗美容项目的主诊医师必须同时具备下列条件:1、具有执业医师资格,经执业 医师注册机关注册。2、具有从事相关临床学科工作经历。其中,负责实施美容外科项目的应具有6年以上从事美容外科或整形外科等相关专业 临床工作经历。3、经过医疗美容专业培训或进修并合格,或已从事医疗美容临床工作1年以上。那么,眼前的这位注射师是否具有从业资格呢 ?

  记者问她有没有职业资格证时,AA微整形工作室负责人说:”我们有一个高级美容师证,一级美容师证,可操作医疗器械、美容器械。“

  《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美容医疗机构必须经卫生行政部门登记注册并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方可开展执业活 动。而这家工作室内并没有摆放任何营业执照。

  AA微整形工作室负责人说:”没办那个证,哪有办的,又不是对外敞开门头干,不用营业执照。“ 

  

  微整形业务除了在网上开展,更有甚者在居民楼里就秘密开起了微整形工作室,这些工作室往往披着合法的外衣,但其实都没有医疗美 容诊疗资质!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像这样隐藏在商业写字楼内的微整形工作室还有很多,他们往往打着韩式半永久的幌子,干着微整形的生意。

  这些微整形工作室往往通过熟人介绍或者网络平台招揽生意,但并不敢目张胆地推广微整业务。

  赫拉微雕负责人说:”你要想干的话就租个地方,其实租这个地方我就后悔了,租个小点的地方没这么多事,也不用营业执照。我就建议(学员)他们租一个四五十平方米的工作室,你可以干着半永久带着微整,营业执照办个别的,办的养生类的,医美的办不了,要求很严。“

  由于没有诊疗资质,这样的工作室无法通过正规渠道进药。所以,在他们手中流通的产品往往都没有中文批号。

  《药品进口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进口药品必须取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核发的《进口药品注册证》或者《进口药品批件》后, 方可办理进口备案和口岸检验手续。同时,第17条规定:药品制剂无中文说书或者中文说书与批准的说书不一致的不予备案。但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仍旧有大量未经批准的微整形产品在市面上流通。

  记者在几家美容店问及瘦脸针的种类,轩桐尚品微整形工作室负责人这样说:”基本上都有,咱现在用的比较多的就是彩毒、粉毒、绿毒,再就是保妥适,玻尿酸的话有瑞蓝2、伊婉。“

  赫拉微雕负责人说:”国产的是有批号的,韩国的是没有批号的,韩国的是白毒、粉毒 。“

  而除了隐藏的工作室,不少美容院也表示,他们也开展微整形业务。

  济南珂爱迩美容店店长说:”瘦脸针我们一般用的韩国的那个牌子 ,我们这儿是专门的老师做,我们是做不了的,我跟他合作,他过来给打。“

  山东省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整形美容分会会长曹景敏说:”关于美容院请医生,这也是非法行医。国家规定医生不允许到非医疗结构进行行医行为,这是有确的界定的。再一个美容院请的大夫很多都是假医生、假大夫,真正的医生很少去。“

  之所以有人违规开设微整形工作室,其根本原因则是其中隐含的巨大利润空间。

  济南AA微整形工作室负责人说:”无奸不商,95%的工作室都是没有营业执照的,民不举官不究,你只要别把顾客做坏了没人找你。国家没有文法律规定,你不给他造成伤害触犯刑法,就是钻空子。“

  3月15号上午,济南市卫生和计划生育监督所的执法人员在巴黎花园内的轩桐尚品培训学校的一间屋内,发现了大量微整形药品。其中包括肾上腺素注射液、盐酸利多卡因注射液、瑞蓝2号玻尿酸等。

  济南市卫生和计划生育监督所医疗机构监督一科科长于永齐说:”从今天这个检查情况看,她已经涉嫌了非法行医,我们已经在调查取证。“

  在维也纳酒店15楼的这家韩艺美容养生会所内,执法人员也发现了不少注射用药。

  而除了微整形用药,执法人员还发现了一些妇科用的医疗器械。目前,济南市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已经对查出药品进行了取证登记,并将进一步调查。

  编后:微整形市场乱,乱就乱在违法成本小,导致屡禁不绝。通常美容公司被查出后,相比每件单品的高额收益,并未受到伤筋动骨的处罚,摇身一变,又成立新的公司,继续按照原来的经营模式赚钱。从制度设计上对微整形乱象进行源头防范,已经是刻不容缓!

责任编辑:刘光博



文章来源: